挂帅志愿军出征前,彭德怀面对未曾指挥过的四野军长政委说了啥

admin

原标题:挂帅志愿军出征前,彭德怀面对未曾指挥过的四野军长政委说了啥

1950年10月8日,是历史值得记住的一个不寻常日子。

这天早上七点,时任中央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彭德怀,遵照毛主席吩咐,与时任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以及军委总参作战部军务处长成普、参谋徐亩亢、龚杰、秘书张养吾、俄语翻译毛岸英一行,乘飞机直飞沈阳。

同在这一天,毛主席发布了《关于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正式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也是10月8日这一天,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和中南军区司令员兼第四野战军司令员、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林彪,代表中共中央,悄然飞往苏联。去同斯大林商谈抗美援朝和苏联给予军事物资支援特别是提供空军掩护等问题。

彭德怀奔赴沈阳这次飞行,是绝对保密的。每个随员的亲属包括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均不知情。

当天上午10点左右,飞机在秋雨中降落在沈阳东塔机场。

此前的10月5日下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结束后,毛主席特意留下彭德怀、高岗、周恩来共进晚餐。之后一起研究了我军入朝的作战方案。

毛主席对彭德怀说:“现在朝鲜情况已十分危急,我们必须马上出兵,否则将贻误战机。你和高岗8日先到沈阳去召开东北边防军高干会议,迅速传达中央政治局的决定,督促部队立即做好入朝准备···。”

关于部队入朝的具体时间,毛主席对彭德怀说:“给你10天做准备,初步预定10月15日。关于部队更换苏联武器装备和空军支援问题,恩来同志与林彪即刻去莫斯科与斯大林同志商谈,尽快解决。”

正是按照毛主席这些部署,彭德怀匆匆飞到了东北的中心城市沈阳。

10月9日上午,彭德怀和高岗在沈阳当时的文化宾馆,召集由东北边防军改为志愿军的部队军以上干部开会。

时有第十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邓华、第一副司令员洪学智、副司令员韩先楚、兵团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参会。

参会的部队军级将领有第38军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第39军军长吴信泉、政委徐斌洲,第40军军长温玉成、政委袁升平,第42军军长吴瑞林、政委周彪等。

在央视昨晚(28日)播出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第4集中,再现了这一历史场景。

高岗宣布了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彭德怀挂帅志愿军出征的命令后,彭德怀与诸位将领亲切寒暄握手,随即开始讲话。

他开门见山说:“我过去在一野的时间多,你们这支部队,是四野的主力部队,解放战争时期我没有直接指挥过你们,不一定能指挥得好呀!”

将领们见彭老总这样谦虚、随和,都笑了。会场上的气氛也顿时活跃起来。

邓华、洪学智等纷纷说,彭总来坐镇指挥,大家就有了主心骨。我们一定服从指挥,部队一定能打胜仗!请彭总放心,你指到哪儿就打到哪儿!

彭德怀连连点头应允感谢后说:

“根据朝鲜战场的形势和金日成首相的要求,中央已决定出兵援朝。这不是我们好战,完全是美帝国主义逼我们走这条路的。在美军越过‘三·八线’前夕,周总理曾一再对美军发出警告,倘若越过‘三·八线’北犯,中国将出兵援助。”

彭德怀顿了顿,扫视一眼在座的将领,以恼怒的口气说:

“但美国和南朝鲜军队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无视我国政府的警告,已越过‘三·八线’,正向中朝边境鸭绿江进攻。我们的敌人不是‘宋襄公’,他不会愚蠢到等待我们摆好阵势才来。敌人是机械化部队,有空军和海军的支援,进攻速度很快,我们要和敌人抢时间。”

彭德怀说“中央派我到这里来,也是三天前才决定的”。

他接着分析说:“在敌人技术装备优势和朝鲜地幅狭小的条件下,我军在国内战争中所采取的大踏步进退的运动战,已不适合于朝鲜战场,而要采取阵地战与运动战配合的方针。”

“我们的战术是灵活的,不是死守某阵地,但在必要时又必须坚守某一阵地。我们的任务是光荣的,艰巨的,我相信同志们一定能完成好。”

彭德怀鼓舞士气的口吻十分坚定。

在这次秘密召开的高级将领会议上,各军干部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其中最关心的,还是在出国作战时有无空军掩护的问题。

于是,当会议还在进行中,彭德怀和高岗就此事联名致电毛主席作了反映。

后来的历史已经昭然。斯大林在派空军参战的问题上推脱并打了折扣。

最终,志愿军是在没有空军配合的困难情况下,奋勇出国打响的抗美援朝第一枪。

1950年10月18日21时,再次应召返回北京汇报的彭德怀,奉命以毛主席的名义,给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及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发出特急绝密电报:

“四个军及三个炮兵师决定按预定计划进入朝北作战。自明(19日)晚从安东和辑安线开始渡鸭绿江。”

同在18日这一天,为加强和统一志愿军的指挥机构,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决定彭德怀的临时指挥所与十三兵团司令部合并,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同时还任命邓华为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洪学智、韩先楚为副司令员,解方为参谋长,杜平为政治部主任。

195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几个军和炮兵部队开始分三路秘密跨过鸭绿江。

为保证出国第一战的突然性,打敌军一个出其不意。彭德怀命令各部队严密伪装,利用夜色快速行军,隐蔽开进至指定作战区域。

彭德怀自己则身着一身旧黄呢子军装,也于当晚从安东附近的河口江桥乘吉普车跨过鸭绿江。

随行他入朝的仅有参谋杨凤安和警卫员郭洪光、黄有焕。吉普车后面,跟着一辆装载电台的卡车。

作为志愿军一号指挥员,他率先踏上了战火弥漫的朝鲜前线。

而且,他还将亲手开启近现代中国人民保家卫国、令民族扬眉吐气的一场大战序幕。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Powered by 淮安市女下化工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